The Neurotic Fishbowl
【無雙張郃中心主攻本】《兀自酷兮》作品預覽(七)
兀自酷兮 发表于 2013-3-26 1:16:00

小說試閱:

[張郃x司馬懿|現代]《他生若蝶花》(節選)

文:biemeihuo

    張郃曾站在天使古堡上,指著遠方隱隱約約的聖彼得大教堂圓形的穹頂,對身後的曹丕說「我以後要走一場全世界最華麗的show。起點在那裡。」

    然後,他調轉手指,指向電臺那兩架高大的發射天線,說,「終點要在這裡,我要讓全世界的頂尖模特祗穿內衣穿過整個梵蒂岡。」

    「哦,真不錯的願望,記得到時候賣轉播權給我。」曹丕回答這話的時候似乎心不在焉,又似乎敷衍,於是張郃轉過頭去,看到自己的友人豎高藍色風衣的領子,小心縮起肩膀在凜冽的風裡點了根煙,然後隨手把打火機一扣,朝後一丟,他的視線裡劃過一道和男人藍色的風衣同色,卻隱隱有一層雲紋模糊的金屬體飛入了荒蕪的灌木叢。

    他知道曹丕說得很認真,而同樣,他也很認真。

    「兄弟,你太浪費了~」他笑著說,精緻到足以用美麗來形容的眉眼彎起,嫵媚攝人。

    曹丕卻祗是一彎唇角,沒回答這個問題,繼續剛才的對話「如果你讓一群女人光溜溜走在梵蒂岡的大街上,你要穿什麼走?嗯,張郃。」

    曹丕叫他名字的同時,側過面孔,眼睛是鐵灰色的,容貌是純粹男性的俊美,富有魅力,卻微妙有一種少年式的,冰冷無溫的傲慢。

    男人繼續用他獨特的,整體聽起來平靜壓抑,但卻在尾音挑釁一般挑高的聲音說著:「去年米蘭秀上的中式旗袍穿兩次就實在太土了,吾友。」

    「呀呀,到時候我裸奔好了~」這麼說著的時候,張郃眨眨眼,神態居然有些微軟媚,輕盈轉身,漆黑的頭髮散開,如一匹不祥的漆黑屍衣。

    曹丕怔了怔,忽然低聲笑出來「啊,這個主意聽起來似乎很美好。」

    「那這麼說曹公子要陪他一起裸奔了?確實,二位身材美好,衣服簡直浪費,不如現在就走上一遭,也不讓米開朗基羅專美於前。」

    張郃還沒來得及回答曹丕的話,另外一個聲音從稍遠的地方回應了他的妄想,卻沒看到人,過了片刻,才有沉穩的腳步聲從臺階上傳來,他的秘書兼戀人司馬懿走了上來,向他晃晃手裡的保溫桶,細長的眼睛眯起,微笑,「然後我會先砸了這個東西。」

    「……司馬~」喚著戀人的姓氏,張郃立刻側頭做pika狀,聲音甜膩。

    旁邊的男人痛苦的扭過臉去「……司馬懿,我真的覺得你再這麼和這傢伙廝混下去,無論你再怎麼討厭甜食,都會被他雷成糖尿病的。」

    「沒關係,他養我。他給我交保險,然後我可以在病床上花光他的錢。若他不養我了,我大可以去向週刊小報哭訴,說他始亂終棄這個那個,狗仔隊應該對BMT的首席設計師八卦趨之若鶩。後半生總有著落。」這麼惡毒的話,司馬懿說出口的時候語調平淡,不徐不疾,偏偏字裡行間透出一種微妙的陰鷙,聽上去就不像威脅,反而是在陳述事實一般,張郃哈哈哈仰天笑了幾聲,假裝自己忽然失聰。

    司馬懿轉過頭去和曹丕說話,手掌毫無預兆的一松,保溫杯正正好落在張郃掌心,兩個人配合無間,卻都不當回事,反而是對面的男人看在眼裡,揉了揉鼻樑,輕笑出聲。

…………

 

[試閱部分·完]


 


发表评论: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 
 



The Neurotic Fishbowl

.: 公告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.: 我的分类(专题)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.: 最新日志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.: 最新回复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
.: 留言板
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……www.xhblog.com


.: 链接